卡琳

借一方樂土讓我容身

恭喜老爺賀喜夫人!

(那顆是美人痣(不是)

[逃逸] 花吐症

[逃逸] 花吐症

 

*刀,OOC

*花吐症为二次元通用设定,外添私设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毛不易刚从尼斯回来,捧着一大袋礼物,迫不及待便往廖俊涛房间走去。房里没有像平常一样传出吉他声,毛不易才刚感到疑惑,便听到有人在里面剧烈地咳嗽。他立刻推开了虚掩的门板,只见廖俊涛蜷缩在角落里,淡粉色的花瓣从他捂住嘴巴的指间溢出,又缓缓地飘落。


「俊涛!」毛不易的东西早就掉了一地,但他已经完全顾不上,本能地冲上去抱住对方。但除了替他顺气以外,他什么也帮不上。这是花吐症,以前他在医院实习的时候也见过。暗恋别人而得不到回应,短时间内便会死去。他看着散落一地的粉色,那是山樱的花瓣,每朵仿佛都在诉说着廖俊涛无法宣之于口的爱意。


「俊涛,是谁?你跟她说过了吗?」
毛不易焦急地看着廖俊涛,后者只是笑着摇头,「没用的...他...不会喜欢我。」
「你不说怎么知道!说不定还有机会呢!」
「我不想让他内疚一辈子...」

 

廖俊涛瞥见横在一旁的吉他也沾上了些樱花,便拿袖子擦了擦。擦完回头,才发现毛不易虽然一直没说话,却早已泪流满面。


他最见不得毛不易哭了。他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对方哭,便是在他们相遇的选秀节目上,而且还是因为他。那次以后,他拚了命地对他好,以为这样便不会再让他难过了。

 

「老毛...」廖俊涛伸出手想替对方抹去眼泪,毛不易却顺势扑进他怀里,哭得更伤心了。

 

他们是最好的兄弟和朋友,廖俊涛在毛不易的拥抱里阖上眼睛。
虽然他想要的,从来不止于此。

 

 

 

花吐症是不治之症,但毛不易不想放弃。他问遍了所有认识的人,好不容易找到这方面的专家。这个团队刚研发出一种能让人局部失忆的药,它能使花吐症患者彻底忘记心爱之人,直接解除病因,并且已经通过临床测试,只是还没完成注册手续,因此仍未普及出去。这种药物虽然疗效显著,但必须得到患者同意,医生才能处方。

 

毛不易把这些一一对廖俊涛说明,后者弹奏吉他的手却没有因此停了下来。
「老毛,你知道我会拒绝的。」
「俊涛!」毛不易拉住对方的手,不让他继续弹下去,「你就当是为了我...行么?」


廖俊涛盯着毛不易良久,最后还是轻轻挣脱对方的手。

 

——大部分花吐症患者的性格都极其固执,他们常常宁愿死去也不愿意忘记心上人。


医生给他的意见里附上了这一句。毛不易反问,这跟看着他们为情自杀而不阻止有什么区别?


医生说,我们没有权力夺去一个人宁死也要保住的记忆。

 

 

 

廖俊涛这些天身体越来越衰弱,吐出的花越来越多,然而他却很是淡定,只要还有体力坐起来,他还是像以前一样抱着吉他弹弹唱唱,甚至还写了不少新歌,全都录了下来。


「我什么都没有,这些歌就留给你了...」廖俊涛按着胸口又一阵猛烈的咳嗽,床上瞬间洒满了大片大片的粉红。病人摸着眼前的花瓣,语带遗憾说,「就可惜,我们没能去日本看一次真正的樱花了。」

「...去看吧。」
「什么?」
「我们明天就去看!」

 

毛不易也不等廖俊涛回答,抓着手机便打车回了公司,跟他的经纪人请假。他最近还有好几场活动和演出,如果全部推掉的话,必须付出巨额的违约金。


「毛不易你疯了!」经纪人在会议室里大吼,「你知道公司要赔多少钱吗?」
「我这一年来赚的钱总够赔了吧!」毛不易也大吼,这是他第一次反抗公司的安排,也是第一次向公司同事发脾气。可这一吼,倒是让经纪人冷静了下来。


「你不是要存钱买房吗?」
「不用了!我以后都不用买房了!」


经纪人仰着头,仔细打量着她手下最稳重懂事的艺人。过了半晌,才轻声地问,「廖俊涛怎么了?」

毛不易仍旧瞪着她,可眼眶却红了。经纪人见状也猜到几分,捏着手机在会议室里来回踱步。最后她回到她的艺人面前,果断地说,「好,我给你几天时间。」


毛不易不知道经纪人是怎样把事情摆平的,还不用他赔钱。反正隔天早上,他和廖俊涛已经坐上了飞往东京的班机。

 

 

11月的东京是没有樱花的,这是他们到达目的地才想起来的事,但他们也等不及樱花季了,日本秋天的枫叶也是很美的,他们只能这样安慰对方。毛不易扶着廖俊涛在公园里慢慢走着,游人多聚集在红叶盛开的地方拍照,他们也不凑这个热闹,尽往无人的小径走去。就在公园的尽头处,他们看到一小簇樱花,孤零零地挂在一株几乎只有叶子的树上。*


「上天对我还是挺好的。」

廖俊涛缓缓伸出手,指尖刚好能碰到那几朵樱花。毛不易拿着手机把这些都纪录了下来,廖俊涛虽然气色不好,但裹着杏色大衣往那里一站,还是很好看的。毛不易看着这些美丽的画面,心里只有难过。他还有很多地方想和他一起去,还有很多事情想和他一起去经历,以前总以为日子还长,转眼就没有时间了。

 

 

从日本回去后廖俊涛的情况急转直下,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清醒的时候也一直吐出花瓣,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毛不易望着再度昏迷过去的少年,终于从口袋里掏出同学偷偷帮他偷渡出来的失忆药剂。他有很久没有帮人打针了,但技术还是娴熟的。他木无表情地替躺在床上的病人消毒手臂,他把药剂抽进针管里,再挤出空气。


以前他没有能力,所以无法挽回亲人;现在他有能力了,他绝对不容许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


注射药剂后廖俊涛仍然昏迷,但脸色明显好上了许多。毛不易就这样不眠不休地守在床边,像廖俊涛过去每次生病时一样。两天后,少年终于睁开他漂亮的眼睛,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毛不易内心狂喜,还来不及喊出对方的名字,廖俊涛便盯着他的脸,茫然地问:「你...是谁?」


毛不易伸出的手僵在半空,顿时感到全身冰冷。
花吐症患者痊愈的方法,是忘记心爱之人。
少年不记得他了。


毛不易的胸口爆出一阵剧痛,痛得他站不住了,整个人跪了下来。他大口大口的咳嗽,用力得仿佛要把胸口里所有的东西全都挤了出来。

 

他看着面前一朵朵灿烂夺目的金桂花,笑着哭了。

 

 

花吐症‧完。

 

 

*今年东京十月的确有早开的樱花,以前也在台中十二月时看过开错季节的樱花。


之前有看过逃逸也有写花吐症的,希望没撞到梗。我想应该是没有的,世界上应该只有我才会把花吐症写得如此没有美感Orz

哇!事隔半個月我終於能用電腦打開樂乎了!!!>口<

听说第一部看的金庸小说

将会是你人生中最喜欢的金庸小说

我第一部看的是神雕侠侣

后来也的确成为我最喜欢、翻看最多的作品


虽然昨天已经看到很多人引用了

但我还是想抄来这一句

谢谢金庸先生写下那么多不朽的故事

陪伴我们无数孤独的时光


+


“一日早晨,陆无双与程英煮了早餐,等了良久,不见杨过到来,二人到他歇宿的山洞去看时,只见地下泥沙上划著几个大字:「暂且作别,当图后会。兄妹之情,皓如日月。」


陆无双一怔,道:「他⋯⋯他终于去了。」发足奔到山巅,四下遥望,程英随后跟至,两人极目远眺,惟见云山茫茫,哪有杨过的人影?陆无双心中大痛,哽咽道,「你说他⋯⋯他到哪里去啦?咱们日后⋯⋯日后还能见到他么?」


程英道:「三妹,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聚,散了又散,人生离合,亦复如斯。你又何必烦恼?」她话虽如此说,却也忍不住流下泪来。”


——《神雕侠侣》第三十二回 情是何物

郊遊就是走路跟拍照

是個才下車就讓人喜歡的地方

[置顶] 本乐乎服用指南


*本命五月天

*明1暴发户出身(万年散粉)

*廖O涛 x 毛O易(暂不逆)

*友情与有情之间 

*素食 *佛 *望低调

*没有文笔 只有想像力和逻辑


**不务正业老年上班狗

**小宇宙 镇魂女孩(北居北)

**故事以外不挂tag 

**手机码字或回复时会使用繁体字


***本乐乎含强烈主观发言

***自行避雷 取关随意


*礼尚往来 食用愉快*



(此指南随时修改~)

今天听完我家贝斯手在华文朗读节讲关于披头四的讲座

比想像中丰富和正经😂

前60分钟是披头四和社会历史的比对

后30分钟是60年代录音技术的创新

(虽然朋友说历史部分有点沉闷

但我还是觉得挺有趣的)

录音部分提到Tomorrow Never Knows这首歌中

海鸥的叫声其实是Paul McCartney的声音

再把转数调高后的结果

还有开始加入取样的各种环境音效

我记得最开始给我取样的概念是听周董的歌

篮球场上的声音还有半岛铁盒的开门声

现在才知道原来60年代就开始做了啊


这让我想到廖老师的 休止符 中

那些被处理过的语助词们

他就是在做各种声音的实验吧

他试著去玩前人很少玩到过的可能性吧

有点期待他以后还能玩出些什么来

虽然我对语助词们…咳


讲座里引用了真善美的歌词

“只要你学会了那些音符

就可以唱几乎所有的东西”

跟廖老师之前说

音乐能描绘所有事情

是一样的意思吧


记得之前毛毛演唱会售票

歌手简介说他是华人的Bob Dylan和少年李宗盛

(页面一時找不回来了…)

我黑人问号

下面评论有人说把少年李宗盛删了吧毛毛不喜欢

其实最应该删的是Bob Dylan那句…

人家是影响流行音乐影响社会的殿堂级歌手

是想招黑么非要给毛老师安些有的没的称号…


如果给毛桃和明1的孩子们出一条仿奇葩说的题目

那应该就是

人红但要做不喜欢的音乐和杂务,和人不红但可以专注做自己喜欢的音乐,你会选哪一个?

诚意推荐大家去看10/13奇葩说路透社

虽然没有我期待的毛老师和蔡康永文雅互怼

(他大概只敢怼李诞2333)

但毛老师获得了蔡康永康熙来了式的访问待遇

我仿佛看见很久以前

我家贝斯手被康熙逼问他跟梁静茹那些事的场面

(康永哥和小S当时表示那还不算是炮火猛烈的级别了2333)

毛老师不知道为什么也回答得很认真

本来可以萌混过去的还是老实说出了答案

于是我又想起了无限歌谣祭他说的感情经历极少

几乎没有

就是缘尽的一两个月了吧

看他说小时候特别在意的那位的语气

感觉也是个有故事的男同学啊

 

然后我发现月底有个王者荣耀的活动(音乐会?)

毛老师和我本命团好像都会出席

虽然应该是不会同台表演

但是这是继”他们可能在家里跳女团舞”、

”我想看蔡康永和毛毛一起上节目文雅互怼”和

”北老师的广告曲可能要走唱跳路线”(结果真的C位擦窗)

之后又一个差点要被实现的胡诌内容

希望毛老师可以在后台认识一下他们

并且可以请教一下主唱大人是如何心安理得当一个月半的偶像歌手

甚至可以交流一下显瘦的自拍技巧

...好了我还是别乱说话了(捂脸)

奇遇人生小心得

含剧透

 


看完想起来去年写的这段

原来他想得到的是妈妈的认可

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过啊 她一定都听到了毛毛想对她说的话

知道毛毛很努力 

也过得越来越好的

 

听毛毛形容妈妈的一些小片段

我突然觉得毛毛之前说廖老师和他妈妈长得很像

也许不止是外表长得像...

 

整集下来泪点很多

我连他问阿雅小S幸福吗那里也哭了

跟朋友聊说他是小S铁粉

朋友听完我形容

问毛毛为何如此迷恋

也许小S在他人生很难过的那段时期帮了他很多

生活有一个重心是很重要的

尤其是在迷失方向的时候

 

然后阿雅问那些比赛认识的朋友为什么值得他这样付出

她让他举个例子

于是毛毛说有个人多晚多困

都会留一盏灯并等他回来

毛老师说到后来说的是”他”

不是他最喜欢用的复数形态 他们了

说的当下想到的是那一个人啊

 

在豪仔淘汰的那集后台

毛老师表示他不知道那几天李队在家

因为他们房间在不同的楼层 作息完全碰不上

那他大概只知道同楼层的廖老师和钟同学的去向吧

钟同学9月中旬开始住校了

让一个小孩等门也不合理

豪仔在忙明2 李队在拍网剧

萝莉和孤儿我觉得不用想了

唯二有可能之一的王美人似乎大部分时间回成都去了

其实真的只剩廖老师能够是那个多晚也会等的人吧

也只有他能这么重视毛毛这个微小的愿望吧

这么看其实廖老师把毛毛的心灵照顾得很好

肉体(?)上就不知道了

 

有人等你回去的地方就是家

毛毛说工作人员受不了他总是急着收工

他这是急着回家不想让家人等啊

 

...说我CP脑我也是要这么想的哈哈哈

居然被我從手機裡翻到不用動腦就可以發出來的東西(/ω\)


30062018 貝殼租房直播

真·抱大腿